网站地图

清月之下(之十)

作者: 眠雲 | 来源:发表于2020-02-15 00:03 被阅读0次

题记:世上几多事,都是道是无情却有情。

今天所谓情人节,因疫不能回家。略记前年大九湖之游以赠家中人。

和木然在一块儿呆了这么久,虽然我是资助去找寻亲人,寻觅仙子的踪迹,但实际上出去的话,他是很少拿主意的,他只是凭借他的感应,给我指明或许的偏向,而偏向盘在我的手里,我要去哪里,怎么走,他都是很少说话,沉静的,它的气质是清冷的,真的是让人心生出一种恰似敬畏,但又悲悯的心情,真是很奇怪的说不清的感受。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,到任何地方去,好象只有和他在起,我的心才气全然平静下来,就象浸透在月光里一样。

泰半年了,到四女人山,到阿尔山,到亚丁……,但是他照旧没有见到他所要见到的人,虽然有频频可以说是触手可及,但是他依然恰似还被他们排斥在外,似乎他们不愿意接纳他一样,保持着距离,虽然他能感应获得他们,但是,精灵啊仙子们的事情,我们又能知道几多,又怎能说的清呢?

除了感应之外,我们不像以前那么冒失,还翻阅了一些古籍,古代的书有不少对于这种精灵仙子的纪录,由于这些纪录很离奇,许多几何人认为是传说或者神话,但往往却是真的,有些人不愿意认可这个事实,但事实照旧事实。偶然在一个古籍上,然后我们发现了一个地方,这个地方据说是有九位仙子居住,经常有人会在那儿看到他们在湖水里嘻戏玩耍,另有古诗为证,但是背请不是我的擅长,我记不起来了哈。

种种线索指向这个地方在神农架。神农架最有名的是野人啊,但是木然说,这种野人应该是应该是那些仙子们的护卫或者是宠物啊,应该是属于仙子和我们之间的一种人类。既然我们人类可以碰到过野人,那么我们就希望找到那些仙子精灵。

我们就往神农架走了。简朴的收拾准备,我们带了帐篷,带了一些足够的食物,这次出发不像前频频那么坎坷,这次很顺利的啊,开车一天的功夫,就到神农架边上的一个小县城,神农架里边有许多民宿啊,另有很务驴友的聚居地,但是都我们都不喜欢,那个里边人太杂了。

第二天就到了神农顶。木兰说这个应该是很早以前,人类纪念祭祀仙子们的地方,嗯,他能感应到这儿有一丝气息,但是已经很微茫了。神农顶有3000级台阶,木然竟然走的还很轻松,我却是气喘吁吁的了,一路上,松风凛冽,云开云阖,阳光幻化,景色很是优美。我到顶的时候,木然已在山顶巨大的神农鼎下呆立良久,我想起他衣袂飘飘的舞动,但知这不是晚上,没有月光,她果真没有忘情起舞。

神农顶上有一个露天的营地,地上铺着石板,石板上面搭着木板。白昼的天气很好,我们搭帐篷准备露营。然后那有一个看守营地的小店,可以买些吃的。老板是湖北当地人,做的简朴的饭菜竟然很香。虽是夏天,但海拔高,黄昏天气已经很冷了,老板把他们的小太阳开起来对着我们吹,慢慢暖意融融。

穆然不大说话,我就和这个老板老板娘自来熟的聊了起来,我问这儿为什么叫神农顶呢?他说这个是古时候神农氏生活的地方,神农氏的时候,这个地方有天仙飞过,教给神农氏许多工具,神农他就铸了一个大鼎,每年都市率领子民们进行祭祀。

我又问那你们见到过野人没有?他说没有亲眼见过野人,但是肯定是有野人的,因为他听说他们的父辈们有人简直见到过野人啊,但是野人体型比力大,然后又很灵活,都是稍纵即逝,没有人和她们相处过,或是抓到过。

你们这另有什么特此外事情吗?

他们找到过野人住的窝棚,用巨木和茅草树枝搭的。窝棚旁边许多稀世草药。据说有一小我私家因为什么的山里迷了路,碰到野人的窝棚,野人不在,他就住在里边,饿了吃周围的野草水果,结果许多年已往被人发现时,这小我私家照旧身轻如燕,飞来飞去啊,完全不像一个老人的样子,厥后又有医生在神农架找她吃过的一些工具,发现确实是有益于人的康健长寿。

唉,搭好帐篷的时候,天照旧晴的,钻进帐篷以后,就听见噼里啪啦的雨点就砸下来了,想着下一会就不下了吧,可是越下越大,最后成了暴雨,一直下到第二天早上。一夜听着水流哗哗哗哗的,从帐篷底下流过,才知道为什么营地上面要棚木板,要否则我们会被水冲赱的。一大早我们就醒来了,雨小了,山里面的空气是特别的清新,我感受自己也是身轻如燕,如同那个吃了仙果的老人。

记得昨天在神农顶上,看到西边群山远处有一片发出碧绿光线的山坡,太阳照到那儿,就像一块巨大的绿宝石,特别可爱,我和木然商量,咱们就往那个偏向去吧,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?

我们驱车上路,一直在山顶走,一直在云雾里,雨一会儿小了,一会儿又是暴雨,在开车有时都看不到前面。但我最喜开这种路,有惊险,有美景,已足够。

路过神农谷的时候我们停下了,我要下谷底去看,穆然说那木然不让我下去,说这个这个股太深了,雨又大,有危险。我们就上了一个小山顶,一片雾蒙蒙的,什么都看不见。可是似乎每次都天公助我,或许是助木然,突然一阵风吹过云开雾散了啊,神仙境界啊,那种就是张家界的那一种参天却又参差犬牙交织的石林,一根根拔地而起,在幽深的峡谷里边很是壮观,露出云中的一片天那么蓝,大自然的画卷真是谁也描不出的,我只有不停的拍照,想把无限美景留在我的眼睛里和相机里。

在神农架,我喜欢看的云越发幻化莫测,随物赋形,就像人生一样,像流水一样,像大自然的一切不行知的工具,它是如此之柔美,在于它的税务服务,使人的温柔之心,怦然心动。

但是在这儿,碰见我至少三次奇怪的云象。天空泛起的云开云阖,竟然泛起几何的形状。有一次是在云中露出一个四方形的天空,另有一次露出一个三角形的天空,真的像天窗一样,或者是像一个非人类的眼睛,在窥视着我们,或者可以认为这是一个走向另一个世界的窗口,我惊讶着,但是这个窗口连续也只有半分多钟的时间,一阵风吹过就有渺然不见。

我告诉穆然我的想法,他只是点颔首说:你说的有可能。

我们一直往西走,也没有找到那块碧绿之地。直到我们的目的地,木然说就是这里了,大九湖,一个让人遐想的名字。

大九湖可不是我们事先想的那样在一个山沟里或山谷间,我们一直开开开,我们一直往上赱,翻越崇山峻岭,眼看就要到山顶了啊,四周再也看不到更高的山头了。一片一望无际的镜子般的湖泊泛起在眼前,而这只是大九湖的第一湖,青山如黛,围绕周边,云白昼青,水浅草长,清风吹过,波光粼粼,清楚的倒影是那么的平静,湖中的三三两两的白风帆,却看似不动,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才气到达遥远的彼岸。

真是个世外桃源,真是个神仙居住的地方,我要是神仙,也会居住在这地方,没有外界的嘈杂啊,水草丰美,如果我想驾云去哪儿,随手就可以摘一朵云下来。

木然也开朗起来了,每当她遇到这样的景色,他都市活跃起来,我给他照着相,边走边转一下,种种poSe,有时候又凝然发呆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,但是总会留下美丽的倩影,让我心驰神往。这也是我喜欢陪他出来的原因之一。


哦,这湖水里有鱼,这么漂亮的鱼啊,另有天鹅,这些都是神仙的标配啊,天鹅在徐徐的游来,又恰似一动不动啊?我们和天鹅相相互望,却似乎相处过三生三世,甚至了解相互的所有。

顺着湖边的栈道,一直往前走,这儿的水系很是发达,一个湖一个湖都有许多条河流相链接,水面越来越大,水草越来越丰满,另有美丽的红桦林,有大片大片的芦苇水蓼,有不知名的红花绿草,另有种种林间的小鸟,在快乐的觅食唱歌。

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个湖了啊,这片湖现在感受更像海一样,大风吹过,波涛汹涌。我们从一个林边的码头上了风帆,没有船夫,波涛中风帆在湖面上随风飘荡,我是韩湘子,照旧吕洞宾?木然除了是何仙姑还能是谁?

湖水滔滔而去不知流向何方,我们在这里边榴莲榴莲,留连一直到天色渐晚,我们并没有吃工具,但是我们没觉得十分饿。秀色可餐,优美的风物也是顶饿的。

风吹着我们继续往里去。我说咱们就再往里走吧,横竖只有九个湖,看它的尽头是什么?木然对我的这种冒险提议基本没有阻挡过,我们继续往里走。

经过一片一大片的紫红草,像狗尾巴一样的,搜集起来,象一片紫云,我不大喜这种颜色,很压抑的

晚霞漫天,阳光像万道利剑一样,穿透云层,刺向湖面,湖面一片金鳞闪耀,又似繁星万点,让我们陶醉!

啊,不知不觉间,前面泛起一块越来越大的阴云,天色渐暗下来了,但回首依然阳辉煌煌光耀,所以我们也不太担忧,继续乘风前行,突然听到轰隆隆的声音。

我们终于走到了这个湖的尽头。怎么说呢?从来没见到过这景色。是一个圆形的大洞,或者说是一个漩涡吧,然后所有的水都向此地涌来,崩塌下去,水在旋转碰撞中,水汽升腾上去,在天上形成漩涡状的阴云,这片阴云越来越大,就像龙卷风一样,发生一种不行抗拒的吸力,吸着风帆向旋涡跟前漂去。

我急切中想扯下风帆,可怎么也解不绑在纬杆上的缆绳,我找桨来,使劲吊水,想挣脱漩涡的引力,但这点抗拒似螳臂挡车,毫无作用。

我虽然绝望却在尽为,却发现木然怔怔地看着漩涡般的黑云,她的长发飞翔,它眼睛竟然射出明亮的光,然后奔跑起来,他的衣衫猎猎作响,我惊呆了,慌了起来

大叫道穆然

我拼尽全力弹射已往,在他跳起的一瞬间,我抱住了她。在船头。

刚松了一口气,可是那股龙卷风卷了过来,我们俩竟然像两片树叶一样被风卷入了空中。

我们被风托举着,又撕扯着在慢慢地向下坠去,直到进入了那个像时空隧道样的洞口,一片漆黑,什么都不知道,旋转着,不知哪边是天哪是地?但是冥冥中又感受到有一轮明月在我们的头顶笼罩着,掩护着我们身体,不受伤害,没有苦痛。

相关文章

  • 十月

    十月快结束的时候,这个北方的小城突然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。突如其来的降雨带来的降温让人猝不及防,整个都市的树叶似乎...

  • 十月

    秋风卷着秋叶向天边飞去,留下一点枯黄的秋草,寂静中的没落,是这个季节最平静的礼物。 向来喜畛刳这种万物俱籁的季节...

  • 十月念书

    1、《娱乐至死》作者:尼尔 波滋蔓 《娱乐至死》与《一九八四》同时拿到的,按推荐顺序应该是先读《一九八四》的,但离...

  • 十月樱

    你会不会在鱼缸里头洗澡,照旧做浴缸里的一条鱼呢? 谢沐问过这种问题,她家里有一个年久失修的浴缸,她经常蹲在里面想事...

  • 忙碌十月

    事情徐徐走上正轨,跌跌撞撞忙碌了一个月,也迎来了意料之中的困难与迷茫。科学始终都是这么傲娇,在没有经历之前,很难去...

  • 【产科】十月妊娠

    “十月胎恩重,三生酬金轻。” 来产科实习,才真切体会到《劝孝歌》里这句话的意义。病房宽敞洁净,病室温馨奶香,这即是...

  • 清華

    末名花载青花勺,彩蝶翩翩摇紫豚,风铃清扬。

  • 清居

    朝闻晨钟暮伴鼓,一片云深不知处。 山中自有清居客,惟慕知音结草庐。 身随流霞追薄雾,心有暇思林泉出。 钟鸣鼎食犹可...

  • 清欢

    梁遇春实在是死得太早,否则以他的天才,当可留下更多天才气质的散文,而不仅仅是现在的三十多篇。第一次看到他的篇...

  • 前任之下,如履薄冰

    关于前任,我没资格说话,但想法是有的。女人思维的奇特,也许有时候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想了什么,做了什么,或者说无法控制...

网友评论

    本文标题:清月之下(之十)

    本文链接:/subject/lhtsfhtx.html